不懂它的后会无期,读懂它的相见恨晚,CitiGO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上海有一家叫做CitiGO的酒店,朋友三番五次在我面前提起,每次都是眉飞色舞,甚至神秘地透露这个建筑面积4500平米的酒店坪效高达24.2元(远高于许多五星级酒店),引得不少行业大咖亲自探店。上网搜索发现CitiGO在2017年5月1日刚刚开业,可是这个酒店界的“后生”已经斩获几项大奖,还全票通过入围了世界级奖项IH&P((国际酒店及物业大奖),并且是2017年度唯一入围的中国酒店。但是它在媒体的曝光却并不高调,颇有几分神秘色彩。此次上海之行,我将紧张的行程表一改再改,硬是给它留下了一席之地。

上海初夏的傍晚还没有燥热的暑气,习习晚风拂面,让高铁上半天累积的疲倦得以舒展。CitiGO就在上海的老牌繁华街区静安区南京西路地铁站旁边,这里的道路不宽但梧桐满街,周边的建筑颇具老上海风情。

远远的我们的目光就被一座黑金风格建筑所吸引,简约、时尚、有质感。没错,这就是CitiGO。乍一看似乎不太像酒店,更有趣的是设计师竟然把自行车搬到建筑的外立面,好像要骑上云霄去呢!

CitiGO外观

社区客厅取代了传统大堂

走进大堂的一瞬间,有点小小的不适应。传统的星级酒店通常都拥有独立、空旷的大堂,但是CitiGO却反其道而行之,取代传统酒店大堂的是一个简单的大吧台,CitiGO称其为“社区客厅”(community living room)。在这里,可以交朋友,看电视,工作,聊天,消磨时间,写作,发呆,谈公事....不仅是住客,邻里街坊也可以来这个“歇脚点”坐坐。我不由得想到了最近雅高酒店集团在倡导的创收理念,酒店不仅可以服务于住客,也可以服务于社区。

日常物品成了装饰物

入口处的墙上挂满自行车,还有腊肉和锅、铲,当这些最日常、最生活的物件成为酒店的装饰品时总会引得你忍不住多看上几眼。

大堂吧的一侧有两台电脑,兼具了前台的功能。大堂吧则可根据不同时间和需求进行多场景转换,餐厅、咖啡厅、酒吧……看它“七十二变”,这大概也是CitiGO实现高坪效的秘诀之一。

可进行多场景变换的餐厅

酒吧的边上就是厨房,厨房前面即是餐厅。CitiGO注重品质,不允许半成品进入餐厅,全部饮食均由德国深造回来的大厨和他的团队良心制作,出品质量非常赞,这一点在OTA点评中也得到了印证。薄薄的披萨、脆脆的春卷……香气四溢,味蕾苏醒,想吃点什么?自己拿吧,到吧台结账即可。餐厅的另一亮点是其新颖的餐饮概念。许多年轻人与床的“恋爱”从未停止,对于这些懒癌患者来说,早餐不吃伤脾胃,早起太早伤睡眠,为了不让他们纠结,CitiGO将早餐预留到中午12点。实在是拖延上瘾,拖到临出发时紧急又匆忙,餐厅还提供“袋走早餐”服务。

为了突出在地文化,一楼摆放了许多出自上海年轻创作家之手的艺术品和上海本地品牌的商品。酒店LOUNGE区设有图书架,长期进行CitiBOOK分享活动,只要愿意,每一个人的随行读本都可以留在CitiGO,分享给或许永远不会相识的过客。当然,也可以取走他喜欢的另一个读本。如此往复,让书也去结识新的主人,跟着不同的主人去旅行。

火焰熊熊的壁炉

CitiGO由国际知名设计师赵牧桓亲自操刀,据说他还以灯光设计见长,公区的壁炉想必就是他的得意之作,灯光照射与水的汽化巧妙融合制造出火焰燃燃的美丽幻景。

我们到来之时,酒店里正在举办一场设计协会的记者发布会。本来与活动毫不相干的我们,也饶有兴致地在一旁观看了许久。这或许正是CitiGO想要倡导的分享和交流的魅力吧!

CitiGO已经成为潮人聚集地

放眼望去,前台处不见焦急排队办理入住或退房的客人。原来酒店把这些工作的自主权都交给了客人,住客可通过大堂的机器自助Check-in,也可以把房卡直接塞进卡口从而实现“0”秒退房,这应该让痛恨排队等待的人们心情豁然开朗了许多吧。

工业风的电梯复古却不显老旧。公共走廊的墙上和地面上放置了很多酒店希望跟住客沟通的对话,Dancing,Fresh、Nong Hao……轻松、俏皮的风格让步行少了几分枯燥多了几分趣味。

打开房门,我们再度惊讶。房间看起来只有十几平方米的样子,CitiGO说他们鼓励每一位客人走出客房,走进公区,享受社交,“客房只是睡觉和沐浴所在”。临窗一张舒适的大床霸气地占据了房间最显眼的位置。墙面的涂鸦穿插上海特色元素,房顶的凹凸设计充满新颖时尚气息。为了不使房间显得逼仄,设计师巧妙地利用了镜面以及可收缩的置物架和快捷衣架,力求简洁而实用。不管是德国百年卫浴品牌汉斯格雅,金可儿床垫、乐视TV还是Aroma特调香氛,酒店希望做到的不仅仅是让住客记住这些品牌的名字,而是让他们记住这些产品共同构建的愉悦使用体验。

现代生活方式让许多人都成为了手机控、微信控,CitiGO干脆就植入了黑科技,让你一次控个够!自助CHECK-IN后即可用手机开房门,用微信控制空调、电视、窗帘和灯光。不用到处找遥控器,也不必纠结于遥控器上细菌超标到底敢不敢用的问题。虽然酒店的窗户是封闭的,但是全酒店配备了新风系统,依然可以让呼吸成为畅快的享受。

楼顶是另一处快乐的源泉,其设计理念与一楼一致,都在突出CitiGO所提倡的“Together”社交主题。What’s CitiGO?TA像一块特别的“磁铁”,将城市里行色匆匆的人们吸引到一起,大家在这里聚集,不仅仅是为了住宿,更是一种相聚、分享和交流。楼顶设置了露天影院、户外酒吧,适合各种聚会或简单健身,听说城会玩的外国客人甚至会在这里放置充气泳池。

屋顶露台社交区

返回大堂时我们巧遇笑容可掬帮客人运送烧烤的店长,一路谈笑风生,不像刚刚碰到的陌生人,倒像朋友般亲切。不只是店长,在CitiGO,上至总经理下至服务员,我们见到的每一个人都是那样有趣、真诚而快乐。只可惜没有见到传说中快乐的老顽童,一个骑着哈雷摩托上下班的PA大叔。当初他来面试时CitiGO运营负责人肖熹也是有点意外,大叔说他想要的不只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快乐。哈雷大叔乐于帮忙,他的帮助曾经让一位皮带崩断的客人感动不已;大叔也喜欢交流,跟客人从事业谈到家庭,他不仅是CitiGO最受客人喜欢的服务员还是客人最信赖的倾听者。

爱骑哈雷的PA大叔

坐在大堂里环顾四周,炫酷的设计,“GO Together”的社交理念和黑科技应用确实让我的神经为之兴奋,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小疑问,小房间、全部大床房这样颠覆传统的产品会被大众欣然接受吗?

对此,运营负责人肖熹解释说CitiGO这款产品主要是针对城市年轻族群追赶时尚、追求轻奢和渴求品质的生活理念,让他们爱旅行、爱运动、爱分享、崇尚健康轻食、随心所欲的天性得到尽情的释放。不过他强调,这里所说的年轻族群并不局限于年龄,更关乎心态,光临CitiGO的不乏各个年龄段的客人。英国领事、摩洛哥歌手、台湾网红都爱上了这里。当然,有人喜欢就会有人不喜欢,CitiGO已经做好长期被客人误解的准备,不能迎合所有人,就要通过不断的沉淀找到真正与自己相契合的客群,他们相信这一定会是未来的趋势。

肖熹直言,实际运营中他们也在不断试错、改进和提升。赵牧桓说CitiGO的设计过程更像是学生时代做研究的感觉,不是定论而是探索,未来这种探索还将继续。不久的将来,北京、杭州、深圳、西安等地的CitiGO也将纷纷亮相。

TIPs

项目隶属:华住酒店集团、城家公寓

设计师:赵牧桓 Hank M. Chao,出生于台湾,被评选为世界100大最杰出的别墅设计师、 亚洲最有潜力的设计师。

总建筑面积:4460平方米

房间数:151间

开业时间:2017年5月

特 色:社交、智能、轻奢

注:文中部分图片由李晓云拍摄

来源:酒店评论

附设计师的解读:

看完这个轻奢酒店,你就明白雅痞族为啥这么喜欢它了!

Citigo本身坐落在上海最繁华的地理位置-静安寺,一个在上个世纪就已经人文荟萃十里洋场的南京路边上。这个寸土寸金周边都是贩卖世界最高端奢侈品的土地上,一个消费得起的酒店显得更加难能可贵。

Citigo在这么一个黄金地段,给予往来上海的旅行者能够自由定义上海这个城市对他而言的意义并拼凑自己人生回忆的空间。我们希望透过 Citigo 这个空间提供旅行者在旅行过程所需要的场域以及让他们能够“嗅到”属于上海这个大都市的文化气息。

酒店发展到现在历经了多个时期的变化。从最早的客栈形式,也就是所谓的Inn。到后来逐渐形成的较大型规模的饭店。再到后来细分市场的商务酒店,度假酒店,甚至最后以讲究住房经验的设计酒店 Designer Hotel。

当然也有以家庭方式经营类型的民宿或者Boutique Hotel等诸多类型。这些无非都是在顺应时代生活的变化与消费形态的改变因而衍生酒店在经营形式上的改变。那问题是…当今时代,酒店又应该如何去因应现代的潮流呢?

网络的发达,科技的革新以及现代人工作的需求跟过去的十年已经有相当的不同。种种的问题因为时空的转移而生,而我们在 Citigo 这个案例里试图给予一个反馈性的答案。

Citigo 的目标客群是中端市场,20到35岁左右相对年轻的上班族群。这个年轻族群里有一部分是对生活有追求甚至很讲究的雅痞族。如何针对这个细分市场去满足这样的客层是我们要解决的主要设计问题。

首先,我们解决一个治本的房型结构。酒店在近10年的发展在房型上越来越大的趋势。从原本的制式的25m2,到30m2到后来越来越奢华的40甚至到60再到80m2。也就是酒店在设计以及面积上越来越奢华,投入经费也越来越高。

在Citigo,我们给予了一个反向思考的答案。我们把过去的25平米的房间直接对切成一个13平米左右的房型。从经营效益的角度收益是相同的,因为总营收是一样的。房价取决于卖给客户的总平米数。也就是说平米数越大房间的售价越高,反之亦然。

这样的好处是,房价因为面积的减少售价自然就可以降低。直接可以满足这个客群在经济条件上相对紧迫的需求。但是在整体的质感是不变的。如此才能达到所谓的"经济型奢华" light luxury 的要件。

也诚如城家集团总经理金辉所说的,现在的酒店投入过大,酒店营运商不可能盈利。脱离原本酒店本身应该达到套利目标转向房地产的溢价不应该是酒店经营的常态。

如何达到成本效益与管理效益,并从设计上协助业主能够获利,我认为是设计师应该陪着业主去面对解决的问题。而不应该只是单纯解决一个建筑学上的美学部分。在不景气的这个年代,经济型奢华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和答案。

有了这个主轴方向,就不难找出整体的设计概念。我们围绕在“一个属于雅痞族的轻便商旅社区交流空间”,所以,空间本身应该是传达一种“时尚的”,“趣味的”,“交流的”,“冒险的”,“开放的”,“有朝气的“,”分享的“一种意念。

因此我们把自行车搬到建筑的外立面直接对外宣示Citigo本身的强烈意图来作为跟外界直接沟通的对话。让我觉得有趣的是这个可爱的装置成为后来邻里街坊的讨论话题,路过的杏仁不免也停留下来议论半天,似乎在问:这些脚踏车莫非是要骑上了天不成?

大堂的整体功能概念也被我们彻底结构,不再有传统的大堂接待模式,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简单的大吧台。没有传统的 Lounge Bar,只有一个我们成为”社区的客厅“的空间(commnity living room)-在这里,可以交朋友,看电视,工作,聊天,杀时间(killing time),写作,发呆,谈公事....,只要你开心...邻里街坊也欢迎来入坐。

酒吧的边上就是厨房,厨房前面自然是餐厅。如此构成了酒店整体的一楼空间。Check in? 自己来吧,自己办入住手续。想吃点什么?自己拿,到吧台结账即可。把它当自己家吧,这种轻型的麦当劳服务概念不仅降低了酒店本身的营运成本(整个酒店大堂只要三个人员),但是也让整个空间氛围更加像一个家,更加随意轻松。

为了结合当地的人文艺术,一楼也摆放了属于上海年轻创作家的一些商品和艺术。当然,你如果愿意分享你现在手头上所看的书,也请把它留下分享给也许你永远不认识的过客。

一楼的概念其实跟屋顶花园是一致的,在建筑的顶部,我们放置了露天电影院,户外酒吧,瑜伽和简单健身....等等。当然,想用啤酒或饮料,一样,请自行投币取用。三五好友聚一聚,谈工作,谈生活,一切随意....。

我们把3D立体画的概念搬到了电梯,打开电梯门,看到的是一个电梯井,一个好像电梯没来的无底洞。公共走廊我们则放置了很多希望跟住客沟通的一些对话在墙上,在地面上,当然,还有当地的语言——上海话。

客房的天花也是放满了上海话的拼音还有上海的美食地图。利用这些有点艺术性的语言与这些我所不认识的过客对话沟通,传递一些属于当地的信息,在这个15平米不到的空间里。

与其说Citigo是一个设计作品,倒不如说它比较像是我过去在学校交的一个论文研究。既然是研究,当然不会是一个结论,里面还有很多没有思考清楚的地方。

与学校最大的差异是,一起写论文的伙伴是我的业主。陪着业主去寻找一个设计问题的答案感觉一直很好,很多答案是业主给我的。这个个案让我想了很多,而这些问题其实是超越设计范畴的部分....

注:本文转载自设计联 ,ID:my-uapid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万商俱乐部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